為母親河筑牢法治“堤壩”——陜西全面推進(jìn)黃河流域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司法保護工作紀實(shí)

黃河.jpg

延川黃河乾坤灣(資料圖片)。記者 文超攝

初夏時(shí)節,站在榆林市府谷縣墻頭村放眼望去,碧波蕩漾的黃河在兩岸綿延的綠色中靜靜流淌。幾年前,這里還是“黃肥綠瘦”“山禿水濁”。如今,貧瘠的灘地變成連片的現代農業(yè)園區,滿(mǎn)目青綠,生機無(wú)限。

大河滔滔,奔騰不息。從墻頭村入陜,流經(jīng)晉陜之間的高山深谷,而后在潼關(guān)調頭東去,綿延719公里的黃河在三秦大地上逶迤東流、氣象萬(wàn)千。由“黃”到“綠”的變化不只發(fā)生在入陜“第一灣”。

這背后,離不開(kāi)法治護航。

從嚴厲打擊各類(lèi)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違法犯罪,到實(shí)現專(zhuān)門(mén)審判機構司法保護基地全流域覆蓋,再到深入落實(shí)恢復性司法理念,常態(tài)化開(kāi)展環(huán)資案件執行“回頭看”……近年來(lái),陜西法院著(zhù)眼全國生態(tài)文明建設大局、立足陜西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保護實(shí)際,在“共同抓好大保護,協(xié)同推進(jìn)大治理”理念的引領(lǐng)下,充分發(fā)揮審判職能,全面推進(jìn)黃河流域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司法保護工作,打出人民法院護航黃河安瀾的法治“組合拳”。

“嚴”字當頭 織密保護網(wǎng)絡(luò )

“這是人民法院的政治擔當,更是陜西法院的時(shí)代使命?!?月23日,談起陜西法院以司法服務(wù)保障黃河流域生態(tài)保護和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,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(cháng)鞏富文語(yǔ)氣堅定。

2023年4月1日,《中華人民共和國黃河保護法》正式施行。這部江河流域保護標志性法律的出臺,為在法治軌道上推進(jìn)黃河流域生態(tài)保護和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提供了制度保障,也讓陜西開(kāi)啟了法治護河的新篇章。

鞏富文介紹,黃河保護法施行后的第一個(gè)工作日,省高院黨組便研究出臺《關(guān)于加強黃河流域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司法保護工作的意見(jiàn)》,從貫徹黃河保護重大戰略、護航流域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、構建現代審判體系等方面,全面部署陜西法院黃河流域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司法審判工作,并提出了“司法保護全面覆蓋,司法措施全面落實(shí),司法效果全面顯現”的總體目標。

綱舉則目張。全省各級法院應聲而動(dòng),聚焦審判第一要務(wù),立足轄區實(shí)際,積極落實(shí)最嚴格制度、最嚴密法治,推動(dòng)構建源頭嚴防、過(guò)程嚴管、損害嚴懲、責任追究和充分修復的現代環(huán)境治理司法保障體系,不斷提升服務(wù)黃河流域生態(tài)保護和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能力水平,努力回應人民群眾對黃河長(cháng)久安瀾的美好期盼。

山水之間,法徽閃耀。全省各級法院堅持能動(dòng)司法,全面樹(shù)立新時(shí)代環(huán)境司法理念,積極履行環(huán)境資源審判職能,依法打擊黃河流域內各類(lèi)破壞污染環(huán)境犯罪行為,公正高效審理涉黃河環(huán)境資源案件,為藍天碧水凈土筑起堅不可摧的法治屏障。其中,不少基層法院為最大程度發(fā)揮環(huán)境審判的普法警示效能,紛紛將庭審現場(chǎng)“搬”到田間地頭,用“身邊事”警示教育“身邊人”,實(shí)現了審理一案、教育一片、影響一方的良好效果。

曾現場(chǎng)觀(guān)摩過(guò)佳縣人民法院公開(kāi)審理一起在黃河河道非法采砂案件的佳縣木頭峪鎮黨委書(shū)記馬峰強,至今對庭審現場(chǎng)記憶猶新。他說(shuō):“看一場(chǎng)庭審不光能實(shí)打實(shí)學(xué)到法律知識,還能從心底產(chǎn)生對法律的敬畏,增強自覺(jué)保護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的意識?!?/p>

此外,為實(shí)現對黃河流域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的全面保護,陜西法院著(zhù)力推進(jìn)環(huán)境資源審判專(zhuān)門(mén)化,立足流域保護特點(diǎn)和治理需要,不斷完善審判體制機制建設——

2023年,陜西法院在“黃河入陜第一灣”所在地府谷縣設立首個(gè)環(huán)境資源保護法庭。隨后,定邊縣人民法院立足荒漠化綜合治理設立黃土高原水土保護法庭,神木市人民法院針對尾礦庫生態(tài)修復和治理設立礦區環(huán)境資源保護法庭,銅川市耀州區人民法院為守護革命遺跡和紅色文化設立照金環(huán)境資源審判巡回法庭,潼關(guān)縣人民法院設立秦嶺黃河生態(tài)保護法庭,韓城市人民法院設立黃河生態(tài)保護巡回法庭……

據統計,去年以來(lái),陜西8市77個(gè)縣的法院共完善環(huán)境資源審判機構78個(gè),掛牌環(huán)境資源保護法庭或巡回審判法庭91個(gè),實(shí)現黃河流域環(huán)境資源審判機構全覆蓋。

司法恢復 補植片片新綠

韓城市芝川鎮坐落在黃河西岸,轄區黃河、芝水、澽水三河交匯。此前,一個(gè)名為黃河生態(tài)漁業(yè)示范基地的建設項目在芝川鎮司馬遷祠東北、京昆高速芝川大橋以東的黃河灘地上動(dòng)工。該項目動(dòng)工后不久,北京市豐臺區某環(huán)境研究所以項目建設破壞黃河濕地生態(tài)為由,提起環(huán)境民事公益訴訟。

渭南市中級人民法院受理該案后,多次與當地政府及韓城市相關(guān)環(huán)境監管部門(mén)座談,督促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行政執法部門(mén)依法履行環(huán)境監管職責,推動(dòng)案涉項目全部拆除。

“建設項目可以一拆了之,但如何依法督促被告對被破壞的濕地進(jìn)行植被恢復、生態(tài)修復,才是環(huán)境資源審判的關(guān)鍵落點(diǎn)?!背修k法官趙靜告訴記者,當初那片“滿(mǎn)目瘡痍”的黃河灘地如今已換了模樣,蘆葦搖曳、水草豐茂,鳥(niǎo)鳴陣陣。

處罰不是目的,讓被破壞的環(huán)境及時(shí)得到保護與修復,才是環(huán)境資源審判工作的最終目標。

“堅決不給生態(tài)打‘白條’?!笔「咴涵h(huán)資庭庭長(cháng)付棟說(shuō),陜西深入踐行恢復性司法理念,不斷創(chuàng )新環(huán)境資源案件審判執行方式,統籌發(fā)揮刑事審判懲治和教育功能、民事審判救濟和補償功能、行政審判監督和預防功能,責令具有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修復義務(wù)的當事人通過(guò)認購碳匯林、補種復綠、勞務(wù)代償等替代性履行方式,實(shí)現“異地修復、恢復生態(tài)、總體平衡”的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修復效果。

渭南市華州區人民法院審理一起涉黃河流域非法采砂案后,聯(lián)合水務(wù)部門(mén)用河沙拍賣(mài)款對河道進(jìn)行徹底清理,修復植被;旬邑縣人民法院審理一起盜伐林木案時(shí),責令被告人按照林業(yè)局要求補植林木,并要求其精心照護確保樹(shù)木成活;洛南縣人民法院審理野生蘭花入刑案后,聯(lián)合林草部門(mén)將非法采挖的289株國家二級保護植物野生蕙蘭移回了原生長(cháng)地……各地法院充分發(fā)揮執法司法銜接優(yōu)勢,借助林業(yè)、水利等部門(mén)力量,讓融保林、護山、守水、防污、固碳于一體的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司法保護理念在三秦大地落地生根。

在環(huán)資案件“三合一”歸口審理背景下,陜西法院區分重點(diǎn)區域和流域,兼顧必要與實(shí)用,探索建立融刑事懲罰、民事補償、行政警示于一體的多樣性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司法基地,先后設立神木紅堿淖、靖邊丹霞地質(zhì)生態(tài)、延安萬(wàn)畝林、志丹古生物化石、涇陽(yáng)鄭國渠、潼關(guān)黃洛渭三河口、合陽(yáng)黃河濕地等各類(lèi)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司法保護、修復、補償、教育基地44個(gè),在擦亮陜西生態(tài)文明司法保護“綠色品牌”的同時(shí),讓黃河流域“遺失”的綠意和生機恢復。

另外,陜西法院常態(tài)化開(kāi)展環(huán)資案件“回頭看”工作,聚焦判決內容是否完全落實(shí)、修復目的是否真正實(shí)現、部門(mén)協(xié)同是否形成合力3方面,從2021年以來(lái)審理的2313件環(huán)境污染、生態(tài)破壞案件中,梳理出具有執行內容的1091件案件進(jìn)行“回頭看”。截至目前,已執行到位810件,投入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修復資金1.52億元,植樹(shù)造林8000余畝。

凝聚合力 共護一河安瀾

黃河寧,天下平。

然而,黃河流域生態(tài)保護非一時(shí)一日之功,也非一地一域之事。

站在中華民族永續發(fā)展的高度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為黃河流域生態(tài)保護和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定下調子——共同抓好大保護,協(xié)同推進(jìn)大治理。

在總書(shū)記的指引下,陜西法院積極推動(dòng)跨區域協(xié)作、多部門(mén)聯(lián)動(dòng),全面構筑黃河流域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司法保護多元立體防線(xiàn)。

去年10月,黃河“幾字彎”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保護司法協(xié)作聯(lián)席會(huì )議在榆林召開(kāi)。來(lái)自陜甘寧蒙晉5省(區)7市的中級人民法院“牽手”,簽署跨省環(huán)境資源審判框架協(xié)議,共筑黃河生態(tài)保護司法屏障。

不止于此,省高院積極落實(shí)東營(yíng)、滄州、山西黃河會(huì )議精神,做實(shí)黃河流域環(huán)境資源審判協(xié)作機制;渭南、臨汾、運城、三門(mén)峽4市中院聯(lián)合簽訂《晉陜豫黃河金三角區域司法合作規劃》;咸陽(yáng)中院聯(lián)合陜甘兩省7個(gè)中院共同建立黃河第一大支流——渭河流域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司法審判協(xié)作機制,實(shí)現要案會(huì )商、信息共享、一體保護;西鐵中院、西安中院聯(lián)合設立10個(gè)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司法保護工作站,充分發(fā)揮集中管轄法院專(zhuān)業(yè)特長(cháng)和地方法院資源優(yōu)勢……陜西法院保護黃河的“朋友圈”越來(lái)越大。

同時(shí),省高院聯(lián)合省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廳等16部門(mén)印發(fā)《陜西省黃河生態(tài)保護治理攻堅戰實(shí)施方案》,制定28條措施,全面加強河湖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保護。各地中基層法院也紛紛與人大、檢察、公安、水利、自然資源等部門(mén)建立信息共享機制、會(huì )商機制、執法與司法銜接機制以及案件集中審理機制等,推動(dòng)“行政執法+檢察監督+司法審判”的協(xié)同共治格局不斷深化,攜手共護美麗黃河。

大河滔滔,不舍晝夜。

從安瀾河到生態(tài)河,再到幸福河,如今的三秦大地,河水漸清、荒山變綠、飛鳥(niǎo)重返,一河凈水書(shū)寫(xiě)著(zhù)新時(shí)代陜西“生態(tài)答卷”。司法守護黃河的故事,日日新,又日新……(記者 陶玉瓊;通訊員 張雅芝)